外交官回首中美“蜜月期”:谈“和平珍珠”计划启示

外交官忆开放往事:回首中美“蜜月期”的竞争合作 作者简介 廉正保,1941年生,曾任中国驻纽约总领馆和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副总领事,中国驻纳米比亚大使和外交部档案馆馆长。现...


  外交官忆开放往事:回首中美“蜜月期”的竞争合作

  作者简介

  廉正保,1941年生,曾任中国驻纽约总领馆和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副总领事,中国驻纳米比亚大使和外交部档案馆馆长。现任外交笔会副会长。

  曾在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江泽民等领导人会见外宾时做过近300场次速记记录。曾参加基辛格秘密访华、尼克松总统访华、周恩来与柯西金北京机场会谈、中苏边界谈判、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谈判等重要外事活动的速记记录。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明年将迎来中美建交40周年。我在外交部工作了42年,有25年从事对美国事务的工作。回顾几件往事,历历在目,感慨万千。

资料图片:1972年9月,周恩来总理(桌右侧正中)在人民大会堂与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会谈,桌末端为廉正保。

  资料图片:1972年9月,周恩来总理(桌右侧正中)在人民大会堂与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会谈,桌末端为廉正保。

  从伊尔-18到波音747

  1972年1月,美国时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亚历山大·黑格率领先遣组访华,为尼克松总统访华进行技术安排,解决礼宾、安全等具体问题。

  中美双方对访问安排的争论焦点是,美国总统到达中国以后究竟应该由谁提供交通工具。

  美方提出使用美国总统专机。美方说,尼克松从始至终都必须使用自己的专机和防弹车,即使在中国境内。因为根据美国宪法,只有美国总统本人有权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所以美国总统在国外访问期间,必须时刻与国内保持密切联系,而总统的专机和专车里恰恰配有这样的通信设备。中方代表则明确表示,在中国境内,都由中方提供交通工具,美国也不例外。

  经过谈判,中方提出,可允许美国总统的专机作为副机跟随在由中方提供的主机之后,而副机可以通过乘坐在主机上的通信人员随时与美国国内保持联系。在这样的安排面前,美方代表只好放弃原来盛气凌人的安排。

  但是他们对中方主机伊尔-18型飞机的性能表示怀疑,显然,这才是尼克松不愿乘坐中国专机的主要原因。

资料图片:1987年9月,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基辛格博士,后排右一为廉正保。

  资料图片:1987年9月,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基辛格博士,后排右一为廉正保。

  美方的设想未能实现,但深深刺激了我们。伊尔-18型飞机在我们当时看来是国内最好、最先进的飞机,但是美国根本看不上眼。这就是差距!

  中国必须发展自己的民用航空事业,迎头赶上,否则将永远低人一等。

  1972年2月,理查德·尼克松访华时表示,美方可向中方出售10架波音707飞机。机会来了,中方把目光瞄准波音公司,希望通过加强与波音公司的合作,推动中国民航事业的发展。

  1979年1月,中美建交当月,邓小平对美国进行历史性访问,把波音公司原总部所在地西雅图作为出访目的地之一。在西雅图,邓小平参观了波音747飞机装配厂,受到波音公司董事长威尔逊和工人们的热烈欢迎。邓小平乘电瓶车绕厂一周。

  他对墙上“质量就是艺术”“质量同成功是伙伴”等标语表示赞同。

2018年11月7日,珠海航展上的波音展台。(视觉中国) 2018年11月7日,珠海航展上的波音展台。(视觉中国)

  1980年,波音公司交付了中国订购的首架波音707飞机。之后,波音飞机成为中国航空客运和货运系统的主力军。

  中国历届领导人都十分重视民航事业的发展。2015年9月23日,习近平主席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首站便是西雅图。他在西雅图参观了波音公司商用飞机制造厂。

  习近平指出,波音公司是中美经贸合作的支持者、参与者、推动者,为两国关系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波音同中国的合作是中美经贸互利合作的典范。大河有水小河满。中美关系发展好了,美国企业同中国的合作就有了更好条件。

  希望波音公司进一步提高同中国的合作水平,为中美经贸合作和两国关系发展多作贡献。习近平访美期间,中国有关企业与波音公司签署了购买300架飞机的协议。

  2015年5月,中国民航局时任局长李家祥在出席美国驻华大使博卡斯举办的中美民航合作招待会上说:“自1972年中美经贸领域开展务实合作以来,40多年间,中国民航从美国引进运输飞机1576架,估算贸易金额约1438亿美元。截至2015年3月,中国民航全航业共有运输机2426架,其中波音飞机占机队总数的47.2%。”

  “和平珍珠”的斗争和启示

  1979年1月1日,中美建立外交关系。1月29日,邓小平对美国进行历史性访问。时任总统卡特给中美关系做出基本定位——

中国是美国的友好非盟国。当时为应对共同安全威胁,中美军事关系发展迅速,中美军事交往围绕高层互访、对口交流和务实合作三个方面展开。1980年,两国国防部实现互访,开启了之后10年高度务实的合作进程,中美军事关系进入“蜜月期”。务实合作突出表现在军事技术合作方面,美国国会不断放宽向中国出口军品的限制,给予中国相当于北约盟国的待遇。中美就军品采购、军事技术合作、技术转让等达成一系列协议。

2018年拍摄的美国前总统卡特(视觉中国) 2018年拍摄的美国前总统卡特(视觉中国)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时任副总参谋长刘华清访美时,就与美方谈过改装歼-8飞机事宜。1983年11月,邓小平对中美军事技术合作作批示:“要增加改装歼-8电子火控系统项目。”1984年,时任美国总统里根同意将歼-8Ⅱ飞机列入美国对外军事销售渠道。1985年10月,国务院、中央军委原则同意对歼-8Ⅱ飞机进行改装,至此,中国与美国最大的一项军事合作项目正式立项。这就是1986年达成协议的“和平珍珠”计划,中方计划耗资5亿美元的歼-8Ⅱ型战斗机的改造工程。根据协议,美方将为中方的50架歼-8Ⅱ飞机安装一套先进的航空电子设备,主要是雷达和火控系统。“和平珍珠”计划还包括中国引进美国AIM-7空对空导弹,同时,双方将探讨用F404发动机改装歼-8Ⅱ的可能性。

  歼-8Ⅱ是在米格-21基础上改建的喷气战斗机,其性能虽优于米格-21,但与F-16相比还有明显差距。1987年,中方通过美国C-5运输机把两架歼-8Ⅱ战斗机和一架实体模型机运送到美国格鲁门公司。1988年双方完成航电系统的安装及测试。首架现代化歼-8Ⅱ战斗机于1988年试飞成功。随后飞抵美国爱德华兹空军基地进行全面测试,其性能超过美国F-16战斗机。中国多名技术人员到纽约格鲁门公司、空军基地受训。

资料图片:2014年9月25日,在罗马尼亚举行的美罗联合军演中,罗马尼亚米格-21战斗机进行投弹。

  资料图片:2014年9月25日,在罗马尼亚举行的美罗联合军演中,罗马尼亚米格-21战斗机进行投弹。

  美国政府在1989年6月上旬单方面宣布停止“和平珍珠”计划。双方从1989年10月开始继续磋商是否恢复“和平珍珠”计划。中方要求美方归还飞机,美方要求中方支付资金,这样的争论持续了一年多。中方内部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讨论后普遍认为,美对华实施军事技术封锁和武器禁运的情况下,继续实施“和平珍珠”计划已无可能,也无实际意义。美以继续实施“和平珍珠”计划为诱饵,目的是诱使中国支付两亿美元。中国洞察了美方意图,果断宣布中止“和平珍珠”计划。中方做好了美方拒不归还两架歼-8Ⅱ飞机的准备。但两架歼-8Ⅱ飞机放在那里,对格鲁门公司始终是个负担。在格鲁门公司的恳切要求下,经过反复磋商,1991年中方出于道义考虑,同意再给格鲁门公司支付1000多万美元,美方亦把两架歼-8Ⅱ改造样机和相关设备归还中国。

这两架飞机现在已经成为展品,展示着它们饱经沧桑的风范,无声地向公众诉说当初有过的辉煌。

资料图片:2004年9月26日,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举行的国防科技知识展中展出的歼-8Ⅱ模型。(视觉中国)

  资料图片:2004年9月26日,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举行的国防科技知识展中展出的歼-8Ⅱ模型。(视觉中国)

  “和平珍珠”计划失败了,但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现实意义,最重要的有两条:一是使我国航空技术人员真正接触到西方先进的航空电子技术的设计原理和技术标准,使我国相关技术人员对这些技术的软、硬件都有了一个清楚的认识。通过与美国企业进行技术交流与合作,国内科研生产单位基本上了解了国外航空先进电子技术的发展方向和应用思想,为我国同类技术的发展,提供了理论依据和技术基础。二是我国航空技术人员和决策单位在“和平珍珠”计划失败以后,终于放弃了幻想,集中了全部力量投入到自己先进航空电子技术的研发之中。“和平珍珠”计划的失败是一支强烈的催化剂,催生了中国新一代航空尖端技术的发展成长。

  2011年1月11日,中国歼-20在成都进行首次试飞后,当天中国领导人亲口将此消息告知正在访华的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歼-20首飞成功,作为中国给予美国国防部长盖茨的访华礼物。想来盖茨本人心中定是百感交集吧!

  首批留学生背后的“口头谅解”

  1978年10月7日至22日,应美国总统科技顾问弗兰克·普雷斯的邀请,由全国科协代主席周培源为团长、教育部副部长李琦为顾问的中国教育代表团一行11人访问美国。

  这是1971年以来第一个中国教育代表团访美,双方达成了第一个中美教育交流协议——口头谅解备忘录,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我当时作为外交部美大司副处长参加了代表团访美。

1978年7月,美国总统科技顾问普雷斯率美国科技代表团访华期间,方毅副总理与他讨论了中美互换留学生的问题。邓小平在听取方毅汇报后说,先搞3000人到各国去留学。数学竞赛有20多万人参加,选3000人总可以吧,有了数学基础,搞其他领域就比较容易了。

  1978年7月,美国总统科技顾问普雷斯率美国科技代表团访华期间,方毅副总理与他讨论了中美互换留学生的问题。邓小平在听取方毅汇报后说,先搞3000人到各国去留学。数学竞赛有20多万人参加,选3000人总可以吧,有了数学基础,搞其他领域就比较容易了。

  要年轻的,十五六岁,各国都派,美国要多派。

  邓小平随后对教育部部长刘西尧说,不要怕出去的人受外国的坏影响,出去100个,如果有10人受了影响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也不要怕我们派出的人中有跑了的。中国这么多人,跑几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当前要加强思想教育。

  中国教育代表团正是秉持邓小平上述谈话精神到访美国的。

  当时,我派遣留学生的方针是派我所需,学对方所长,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争取早派、多派。以进修人员和研究生为主,适当派遣大学本科生。学习专业以自然科学为主,学习语言和社会科学,特别是经济管理也要有少量的比例。在自然科学方面,应优先考虑新兴的科技领域和边缘学科。

  中国代表团1978年10月11日抵达华盛顿,12日起正式谈判。谈判很艰苦,道路并不平坦。当时中美尚未建立外交关系。双方商谈和争论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第一,由谁来负责组织、协调中美互派留学生的工作。美方表示,中国全国科协是民间机构,同美国政府机构联系不对口,提出成立联合审议委员会,审查和监督交流计划的执行。美方准备设立一个“私人机构”,“以便在中国留学生的选拔、安置和特别训练方面提供方便”。美方还提出,双方签订一项为期三年的协议。中方强调《上海公报》精神,坚持民间关系和直接接触。目前签订协议的条件尚不成熟,此次不达成任何书面协议,不同意每年举行会谈,不同意通过美“私人机构”安置我留学生。

  第二,关于派遣留学生人数。中国希望在1978至1979年内向美国派遣500名留学生。美方表示一开始就来500人太多,因为美国向中国派出的首批留学生只能是几十人,难以做到“对等”。

  第三,关于留学生的学习科目。中方强调中国留学生学习专业以自然科学、理工科为主,还有少量学习社会科学和语言。美方提出了限制,说有一些尖端学科目前不能开放,而且担心中国国内的英语教育能力不足。

资料图片:2016年3月16日,陕西省西安市举办钟表收藏展。图为展出的中美建交乒乓球外交纪念闹钟。(视觉中国)  资料图片:2016年3月16日,陕西省西安市举办钟表收藏展。图为展出的中美建交乒乓球外交纪念闹钟。(视觉中国)

  会谈虽然有分歧,但是美国愿意打开大门接收中国留学生毕竟是基本点,因此总体气氛友好热烈。

  最后,双方在互相谅解和友好的气氛下达成11点口头谅解,双方各自写成文字记录,作为执行口头谅解的依据,但不交换记录,也不签字,别具一格。

  口头谅解中明确表明:美方在1978~1979学年接受中方500到700名留学生、研究生和访问学者,中方接受美方60名留学生、访问学者;学习费用由派出方支付,但双方均可充分利用奖学金;派出人员应遵守接受国的法律和规定,并尊重风俗习惯。双方还商定,为确定每年交换的学生和学者数及讨论计划的进展,双方将在必要时会晤,重要问题也可通过两国政府协商。双方鼓励两国的大学、研究机构和学者之间进行直接接触。关于“私人机构”问题,最后未被列入。

1978年12月26日,第一批52名访问学者赴美。中国也在1979年热情接待了美国的第一批来华留学生、访问学者。

  1978年12月26日,第一批52名访问学者赴美。中国也在1979年热情接待了美国的第一批来华留学生、访问学者。

  40年后的今天,从教育部获悉,2017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达60.84万人,另据美国国际教育研究所提供的数据,2016-2017学年,中国在美国的留学生达35.07万人,连续第八年位居各国在美留学生榜首。

相关文章